首页 那人那事 下章
第三章
 好像觉察了我的不安,问我怎么了?我嗫嚅了半天,终于鼓足了勇气道了声儿对不起。待她反应过来,却呵呵的笑了,手捏了我的鼻子,柔声细气的说了句,傻啊你。那次结束后,一连几天的惴惴不安。

 越想越是怒己不争,平白的丢人现眼,后来几次想打电话给她,但瞻前顾后的不敢去自取其辱,其实,后来想起来大可不必,男人总是把这种事情看得实在太大,到了女人那里,更多的却是微不足道的。

 女人觉得你好,很多时候不仅仅是这种能力的考查,有些女人甚至忽略你在上的生龙活虎,更看重另外的方面,更看重,你所给予她的是否值得让她全身心的投入。

 女人是感的,男人才常常的用下半身思考。是她先主动的联系我,依旧是懒洋洋的声音。即使是指责也风情万种。

 “你怎么回事?到手了就不见了?”她平铺直叙一针见血,搞得我不知说些什么,但她转的也很快,马上又嘻嘻笑着约我吃饭。她老公还没回来,吃晚饭她自然地起身自然地坐进了我的车,甚至没问要去哪。我却犹豫了。

 迟疑着点火挂档,开出了一公里才问出了口。

 “去我家啊。”她嘴张得大大的,一幅我明知故问的样子。我是实在不敢再去她家了,真的很让我有心理障碍,最后,她问我想去哪?“去酒店?”“行,听你的。”

 第一次去的酒店是如家,以后习惯了便常常去如家。不知为什么,她很喜欢如家,即使有更好的选择,她仍然要千方百计地找一家如家。前天出去办事,路过如家,心突然很痛,泪水抑制不住的涌出来,视线一片模糊。

 第二次在一起这个女人开始让我惊喜。刚刚进门,她就把我到了墙角,顶在墙上就亲了上来,狂而又饥渴。暴的动作,总是让我恍恍惚惚的有一种角色倒错的感觉。就好像我是个柔弱的女子。

 而她倒成了活狼。上一次还不是这样,彼此之间客客气气的办完事,就像识的男女拉拉手,亦步亦趋波澜不惊,而这次,却转变得太快,我有些惑不解。乎乎地亲了半天,好不容易我们两个人都了口气。

 她抹抹嘴似乎心满意足,我却还靠在墙上惊魂未定,看着她打开电视,慢条斯理地了简单的衣服,只穿着一套浅色的内衣内没事人儿一样晃,才问了一句:“你吃了药?”

 她瞥了我一眼,起身往浴室走,路过我身边时小声的低估了一句,吃了,咋地。哗哗啦啦的水声响了一阵,她裹着浴巾走出来,头发还着,歪着头用巾胡乱的摩挲着。见我还坐在那里,诧异的问你不洗洗么?

 我起身,了衣服钻进了浴室。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躺在上,一袭薄被搭在身上,出圆润白皙的肩膀,半眯着眼靠在那里看着电视。

 见我出来,嫣然一笑招呼我上。那样子真像个老夫老,没有一点的娇柔做作,说实话,那一瞬间,我几乎怀疑她是不是于此道?不过,我倒不排斥这些,既然玩嘛没有责任岂不更好。

 那天我的表现可圈可点,一轮过后两个人汗浃背地躺在那里气吁吁。过了一会儿,她黏黏地贴过来缩在我臂弯里,或许是无聊,一下一下地在我耳边吹气。我侧了头问她干吗?她不说话,还是鼓了吹着,我一阵瘙伸了手在耳边抓挠。

 她忽然爬上来,凑我耳边说,今天不错。得到夸奖,虚荣心极大的足,我抱紧她跟她说以后还好呢,她呵呵的笑,问我,那现在呢?我说干嘛?干我,她说,然后,慢慢地俯下去,张着小嘴进我的家伙。

 第二次更是痛快淋漓,也许是刚刚结束了一次,我不再那么急迫,可以认认真真随心所把这个事情当作了一件珍品去细细把玩。

 她似乎也很享受这过程,感之处便会大声呻以资鼓励,我仔细地回忆多年来的经验和学到的知识,并且认真的应用在她的身上,她几乎疯狂,最后求着我入,并大声的喊着干我干我。

 那一次,竟然坚持了很久还迟迟未。结束之后,我们双双躺在浴池里泡得昏昏睡,迷糊糊中我听到她边在我下面抚摸着边说,没想到,这种事儿那么舒服。我诧异的看她,问:“难道你是未婚?”她懒懒得说,他们两个做得少。

 我好奇心大起,问她为什么,听说外国人都很能干的。她说或许吧,但她那位似乎对这种事情不是很热衷。我又问,外国人的东西是不是比中国人的东西用起来舒服?他们那么大。

 她说差不多,都是一样的用,到里面效果一样,我不信,我说:“片里的人可都是个个槌。”

 她说那都是挑挑拣拣出来的,实际上没那么夸张。又说,也许有,反正她是没见过。她说她的经历有限,上过的外国人就是她老公一个。

 我不信,说看你的样儿可不像那么简单的。这下她急了,从水里哗啦一下坐起来,问我:“你说我是滥情的女人?”我吓了一跳,忙着解释:“不是说你那个,是觉得你应该很有经验,毕竟结婚那么多年了。”

 或许我的眼神很诚恳,她不再生气,但还是有点儿耿耿于怀地躺下来。她说刚和英国男人结婚的时候一星期会做几次,后来就慢慢的少了,现在一年也做不了几回。我问她那你不想?她说其实也无所谓,这种事对她来说也是可有可无。

 我笑着调侃,说刚才你那样子可不像可有可无。她娇羞的掐了我一把又紧紧地贴着我,她说她喜欢和我在一起,觉着舒服。她又说,她也想开了,既然偷了,索偷个痛快。

 以后的事情,还真是她说的那样,她彻底的痛快了,我也觉得刺。开始的时候因为刚刚在一起还有些放不开,像很多男女一样前戏入循循渐进的。

 慢慢的次数多了彼此便彻底地撕去了伪装,最初是我,做着做着就说起了脏话,你、巴之类,开始我还以为她会反感,毕竟显得不是那么尊敬。

 以前我遇到过这样的女人,说了类似的话就很不高兴,说我看不起她,真的把她当做了玩物,所以才这么侮辱她,害得我解释了半天,她还是不理解。还质问我,你跟你老婆也这么说么?说实话,跟老婆还真不敢说。

 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说不出口,但和外面的女人就没有顾忌,奇怪了,那天我也是试探地说了几句,主要是因为那天有些不在状态,弄了半天总是不到。我看她也很累了。

 就想早早的结束,于是说了几句给自己助兴。没想到,她竟然那么配合,并且反应强烈,叫得声音也大了起来,身体也扭动地更加剧烈。有时候我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她还要催促,让我骂她。

 我就骂她,什么货破鞋之类的,她听了格外的兴奋,并且热烈地回应,叫她什么她都答应。那天很痛快,她也说有意思。以后的日子,我们每次干的时候都这样,她在上也变得越来越俗,想起什么张口就说,有时候我都觉得说不出口,她却说得极其顺嘴。

 后来她又想起要看那种片子,问我有没有。我问她以前看过么,她说看过,上学的时候和同学在家里偷着看了一次,当时也没觉得怎样,就是觉得恶心的。

 后来留学的时候有一次老乡聚会,他们男生围着在一起看,女生们也嘻嘻哈哈地瞄了几眼,没什么印象了,于是我从网上下了一些,再次约会的时候用笔记本放给她看。开始她看着也没什么反应,还和我一起品头论足的。

 后来做着做着她便让我放,一边死死地盯着显示器一边大声地叫,并且我学了里面的姿势干她。这个女人有意思,好多女人都喜欢欧美片,认为俊男美女的有意境,而她喜欢看日本的,越变态她越喜欢。

 尤其是那种磨磨唧唧半天还不入的。她说她喜欢看一个女人从正襟端坐到被蹂躏得竭斯底里地过程。看过之后,她便要求我也那样弄她,翻过来掉过去的在她身上花样迭出。

 有一回她还特意带来了黄瓜和茄子,一边给我口一边抬着腿让我拿那些东西往她门里。那次她了好多,也不知道是还是分泌物,把单弄了一大片,完事之后几乎虚了。

 我也累得不轻,手腕子酸痛不已,不过看着她被我弄得大呼小叫地样子,很有成就,不过,她不喜欢SM,她说她实在不理解那些人,又打又的有什么快可言?  M.XcuNxS.cOM
上章 那人那事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