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那人那事 下章
第四章
 我说人各有志,有些人很热衷呢。她说她接受不了,她说她还是喜欢我把她按在上像个牲口一样地干她。她喜欢跪在上,撅着股让我从后面进入。

 她说那样得深,感觉这样的姿势也很让她兴奋。她说每次这样,就觉得自己不是人了,像一条等着配的动物,有一种屈辱般的刺。另外。

 这样看不到我的脸,可以让她更加无所顾忌,她不会不好意思,的确也是,每次这样,她便会声嘶力竭的叫,嘴里说着本就不堪入耳的话,没有一丝的廉,只剩下了快

 有一回我学了AV里的姿势,让她面对着我,胳膊勾住我的脖子,两条腿环在我的上,然后端着她边入边在房间里行走。结果不行,体力实在不支,一点快没享受到只剩下气吁吁了。

 她说这个姿势她也不行,总是担心我会随时地把她扔在地上,说实话,她有点沉。她是那种很容易得到足的女人,无论我什么状态,她都可以很快就高

 开始我很奇怪,以为是她为了合我故意装给我看的,后来发现她不是,是真得到了,我奇怪地问她,她说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很容易到。她问过别人,有人告诉她可能是因为她道浅。

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原因,用手指伸进去探过,的确不深,不过,这样的女人很能让男人足自尊增加自信,在她身上从来找不到失落。我就是那样,那段时间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的男人了,这样的女人,似乎是天生为男人准备的。

 她常常地在我上班的时候就突然的来了电话,告诉我想了,说话的时候气吁吁风情万种的,那声音让我一听就立刻有了反应,好在她很懂事,心照不宣的遵循游戏的规则,从来没有在我不方便的时候打来。否则,估计我会很惨。

 有一回印象深刻,我在开会,手机就震了起来,我一看是她的电话,急忙按死。会开到中午才散,忐忑的把电话拨过去,她在那边怏怏地回应。

 怕她生气,我连忙解释,她说我要补偿。我问她怎么补偿?现在过去肯定是不行,等到周末吧。她说不行,等不了了,现在就要。

 我说那怎么办?她说:“你说,我做。”那是我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女人做,有些手足无措,不知道怎样开始。她问我你的办公室有人么?我说没有,她说:“那你就说吧。”

 我问她说些什么?她说你随便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总之,要让她起。于是,我笨嘴拙舌的开始叙述,尽可能的把一对偷情男女勾搭成的过程描述得尽善尽美,她果然听得很仔细,带入场景也很彻底,从轻轻的息很快就开始大声地呻

 我相信她的手指一定很忙,我甚至可以从她的息中感觉到她手指捻动的节奏。于是,添油加醋的加入了很多花絮,终于,她在那边狂的开始呼喊,大声的叫着干我快点干我。

 然后催着我继续的说,说脏话,很脏很脏的话。我勾肠刮肚的去想那些很脏很脏的话,想起来就说给她听,她大声地回应着,并骂回给我甚至还夹杂着一两句我听不懂的英文。

 好几回我都发现她有这样的毛病,酣畅之时就会冒出一两句英文,也…买噶…之类的,和片里的外国娘们一样,估计是习惯了,也就成了自然。我听了倒还感觉不错,有了点儿异国‮趣情‬。那一次之后,我们常常的做这样的游戏,兴致来了。

 便打来电话问我方不方便,只要我方便,她就要求这样来一回儿,后来我坚决的制止了,原因是我太难受,尽管是单独的办公室,总不能掏出家伙自渎一把吧。

 更多的时候还是在酒店。谁有时间谁就去开个房间,然后静静的等着对方。时间长了,我们都感觉有些乏味,便商量着怎样才更刺一点。

 有一回我在后面冲撞着,见门在一紧一松,觉得好玩,就把手指放在上面捏。着大拇指就进去了,不多,只是进去了一点点。

 本以为她会制止我,可在那里弄了半天她也没有厌烦的表示,相反,却更加兴奋,于是,越发的往里得深了一些。她大声地叫,我以为会疼,忙往外,可她却抓住了我的手,又把我放回了那个地方。

 事后我问她,那个地方舒服么?她说还行,觉得很刺。我趁热打铁地说要不我们试试?她有些害怕,说行么?不会撕裂吧。我说不会,又不是咱们两个这样,好多人都这么弄呢。她说那就试试吧。

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,她很兴奋,像个孩子又发现了新的玩具,忙上忙下的准备。说准备其实也没什么,我们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直觉告诉我们起码应该润滑,于是特意加强了前戏。

 让她道里出更多的分泌物,然后她让我抹了涂在她的门。准备进入的时候小心翼翼的,我也怕把她那里撑破了。

 特意还在自己的头上又沾满了体,这才谨慎地要往里。可惜,事与愿违,刚刚进去一点儿,她就大叫着趴在了上。不是那种兴奋地叫,是真的因为疼,后来,她仍是不死心,又让我尝试了一次,结果还是不行。她说太痛了,撕心裂肺的痛。

 然后,很惋惜地说算了吧,我们不适合。一直到现在,还是耿耿于怀,就在她离开的前一个月,我们一起上SIS看到的照片,她还有些悻悻地嘀咕:“人家是怎么弄得呢?”说起SIS突然有些懊悔。

 本来一直打算拍些图片。做了好长时间的工作,也许是被照门弄得怕了,她死活不愿意。好说歹说加上我信誓旦旦,终于松了口,还没实施,竟出了这种事。

 我相信,这将是我一生的憾事。她喜欢我给她口,洗过澡之后她总是第一个跳上,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。等我上来了,就先把我放好,让后给我弄。开始的时候,她不是很会,牙齿总是碰到我,弄得我很不舒服。

 后来慢慢好了并且娴熟,还学着AV里的样子翻来覆去的,让我极其销魂。等差不多了,她便翻下来,高举了‮腿双‬等着我帮她弄。她最受不了我用舌头上上下下的在上滑动,每次这样她都会兴奋异常的叫,好几次吓得我不得不捂上她的嘴。

 有时候她会在我上面,跪在上,用双手扒着把那里晾在我嘴边,让我伸了舌头去了几下她就不行了,越来越软最后几乎坐在了我的头上,前后扭动着在我脸上研磨,常常搞得我满头满脸的滑腻。

 最可恶的是偶尔扫过的,总会让我忍不住的打上几个嚏,很煞风景,后来,我提议把剃干净,她同意了,就用酒店里自备的剃须刀刮了一遍,溜光水滑的干干净净。

 也真巧,回家后隔了一天她老公就回来了,估计是小别胜新婚,两口子弄了一次,被发现了。

 她匆忙间找了个借口,总算对付了过去。那次让她害怕,发誓再不做任何可以留下证据的事情,否则,再也无法自圆其说。她似乎全身都是感区,无论是手指脚趾还是门,只要我一碰到,她就会叫起来。

 她说真的受不了我那样弄,舌头一沾上,就浑身麻酥酥的,就是想大声的叫出来,她还喜欢喝我的,很多次感觉我快到了,就让我出来。

 大张着嘴让我进她口里,有时候没对准,得她满脸满头,她便伸了舌头在口边去,即使什么也不到,还是做出一副离的模样,着实的风情万种。我们还尝试过丝袜,她穿一双高跟鞋和黑色的丝袜。

 然后一丝不挂的给我来段舞,常常是她正跳得兴趣盎然就被我扔上了,说实话,其实对她跳舞不是很感兴趣,毕竟岁月不饶人,三十多岁的女人,身材已经不是那么曼妙,虽然没有生产过。

 但部已经有了些许的赘,扭动起来总是有些滑稽,后来她就不跳了,网购了一些七八糟的‮趣情‬内衣,常常穿了给我看。

 人的喜好不同,对这种东西我可有可无,我从来不觉得那种风尘感很浓郁的服饰可以增添我的趣,于是便显不出热衷的神色,她还有些不开心,问我是不是嫌弃她身材不好。

 我当然没敢说实话,找了个理由才又哄得她得意洋洋。有时候我们会在地上干,也不衣服,直接了裙子或者把子褪到半截。

 那次她到的早,我进来的时候,她却并不像往常那样早早的在上等着,却穿戴整齐地半躺在那里看着电视。我问她洗过澡了,她说没有,我以为她在等我一起,便匆匆忙忙地准备衣,可是她却说等等。

 然后从上起来把我推到墙上,过来就开始吻我。我也回吻她,还在摸索着解扣,又被她攥住了手。不了,她说,然后背过身去,把一条绷得紧紧的牛仔褪到大腿上,又把内扒下来,出白股。整个动作急急忙忙,倒好象她赶着有事。  M.XcuNxS.cOM
上章 那人那事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