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那人那事 下章
第五章
 既然这样,我也便顺从了她,掏了家伙就了进去,她大叫了一声,一只手撑着墙,努力地拱了股,另一只手抓住我,放在自己的房上,示意我。那天她到的很快,我记得好像没多一会儿她就软软地瘫了下去。

 我们两个一起洗了澡,在浴室里又干了一次,还是那个姿势,这次却对着镜子。她离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的我们,嘴里喊着使劲干使劲干,快点快点。事后我奇怪,问她今天怎么了?她也没说。

 后来她经常的这样,匆匆忙忙却又是一幅急不可耐的样子,好几次我以为她真的会干完就走呢,可事后却发现她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
 不过每次这样她都会很兴奋,高来得更快,后来我终于忍不住问她:“急慌慌地你有事?”她说:“没事,就是想这样干。”我说:“为什么?”她说:“这样感觉着更像是在偷情。”

 我无语,我说其实我俩无论怎样都是在偷情。她说不一样,这样更像,急急忙忙地甚至来不及从容地除衣。就像真的利用自己的丈夫不备的情况下,匆忙间跑出来让野男人干一下的一个妇。

 “不知道为啥,这样我特兴奋。”她说。

 她的理由让我啼笑皆非,还真应了那首歌:“女人的心思请你不要猜,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。”有天,她突然问我:“男人手的时候什么样?”我反问她:“那你们女的什么样?”这样。

 她翻身躺好,叉了腿把手放在那个地方,捻了手指在那里摩擦,弄了一会儿身子就僵直了,得也越发厉害。我趴在她身边看,看她的手指在道上方的那处红肿的小丘处摩挲,我问她,手指不用进去么?她着说不用,这样就行,然后让我帮她。我便把手放在了她的房上,慢慢地

 她说让我使劲,暴一点,我便使劲便暴。她说让我捏着头儿,我就捏了头儿,使劲的捻来捻去。

 她得越来越急促,慢慢地叫出了声儿,然后让我说点什么,本来想说一些脏话,话到嘴边,突然想起了和以前单位里的赵姐玩得小游戏,于是便说了起来,我先问她,你是谁?她明显的迟疑了一下,反问我:“你说呢?”

 我说:“我不认识你,看你漂亮就跟来了。”她很聪明,立刻明白了意思,着说:“你这个氓,人家漂亮你就摸人家了吗?”我说:“是啊,不仅摸还想你呢。”她说:“你行么?能把我舒服么?”我说:“你试试不就知道了。

 我的巴很大,一下能把你捅透。”她说:“你骗人,我才不要呢,人家是规矩的女人。”我说:“规矩为什么了这么多水?”她说:“人家嘛。”

 我说:“那我帮你解,好不好?”她说:“不嘛,人家有老公的。”我说:“没关系,你老公是不会知道的,就弄一次,你试试,肯定比你老公好。”她说:“真的么?那你要快一点。老公就要回来了。”

 我说:“回来就回来,让他看看,自己的老婆在偷人呢。”说到这里,她就不行了。

 大声的喊起来:“对啊,让他看让他看,他老婆让人家了他老婆的让人家玩了…”然后身体就痉挛一样的搐。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心理,也许女人天生就有一种偷情的望?

 我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,我从来不敢主动提起她的老公,恐怕会引起她的愧疚进而影响我们的关系。

 后来是她自己提的,每次提起竟还有小小的兴奋,以后便时常提起,尤其是干到热火朝天之时,她更是经常把她的老公挂在嘴边,就像一剂药,吃进去便意了,娶到这样的女人,还真是男人的不幸。再后来,她就鼓动我去她家里。

 我犹豫了好长时间,真是有阴影。对自己不敢确定的事情我从来是犹犹豫豫的谨慎,恐怕钻进别人设下的陷阱或者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捉,好多电影和小说都描绘了当时的场景,那场景总是让我不寒而栗。

 她看出我顾虑什么,便一再强调她老公不在国内,还当时打了电话给我看号码。反反复复这么几次,我终于同意了,她很高兴,忙活了好几天作准备,特意给我买了浴衣买了拖鞋还有巾牙刷之类的。听她给我眉飞舞的白话儿,我就奇了怪了。

 我跟她说:“我又不去你家里住,你准备这些干嘛?小三儿不是这么当的啊。”她还强词夺理:“说别的地方补偿不了。

 这种事情绝不让我受委屈,比他要好。”我哭笑不得,问她:“你不怕作为呈堂证供?她说不怕,都想好了,就说她表弟要来,让我放一百个心,都安排好了,反正好长时间他才回来呢。”这个女人心思一贯缜密,我倒是不担心。

 就是为那个英国男人悲哀,也隐隐得担心自己是不是做了孽。我想:“她要是嫁个小日本就好了,或者高丽子也行,那我就一点愧疚都没有了。”这是我第二次去她家。

 还是那个样子,多了些家具,比当初的空空多了些温馨。刚进来的时候有些不自然,有种雀占鸠巢的感觉。慢慢的就好了,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跑前跑后地忙活。做了沙拉煎了牛排又开了一瓶红酒。

 我还调笑着说,用不用点蜡烛?她一拍脑门,诶呀,忘了忘了,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,还真有种抱自己老婆的感觉。她一下就不行了,软了一下又挣脱了跑去拉了窗帘,回身又缩在我怀里。

 吃饭的时候她仍坐在我身上,就是不离开,喝一口酒喂给我然后再喝。慢慢的她有了红晕,伸手下去摸我的小弟弟,扭了股在那地方磨,磨得我不行不行的,就掏进她的子,在她两腿之间扣弄,几下子就觉得那里的水哗哗的。

 她索把自己光,又来扯我的衣服,我不习惯,只是让她出早就硬了的东西。她一下子就抓在了手心,了两把就放进嘴里,一会儿还含了酒,把小弟弟裹进去,忽凉忽热的滋味新奇。

 有时候着还抬眼看我,含含糊糊地问:“想干么?想么?”我点头她却置之不理,继续把玩着直到我实在忍不住把她提溜起来。

 她这才扭着股放了进去。一放进去她就叫了出来,声音倒不大,哼哼唧唧的呻,又拽了我手让我她的房。我们就坐在椅子上干了一次,休息了一会儿把饭吃完,又被她拽进了卧室。

 卧室里随处可见一些照片,有她的有他的,在各个不知名的景点前摆了各种姿势搔首弄姿,更多的是他们两个的,一律的勾肩搭背做出恩爱状,笑容都很灿烂足。

 她的神态端庄淑女委婉恬静,任谁也无法想象,这样的女人却有着的内心。这是个谜一样的女人,反正我至今为止还没有猜透。就是照片里的那个女人,现在正着身体拽着另外的男人进了本不属于他的卧室。我还有些拘谨,更多的是一种局促不安,似乎突然进了一间安装了好多摄像头的地方。

 她却很是自然,掀了被钻进去又开一角叫我上来。我迟疑地上,还在左顾右盼就被她在了身下。怎么了,不习惯?她说。我说有点。她呵呵地笑,说我是个胆小鬼,偷都偷了还缩缩唧唧的。

 我被她说得有些恼怒,一翻身又把她在身下,张开手她的房。说:“你看我胆小不胆小!”

 然后埋下身在她身上亲着着,她一下子就不行了,催着我进入。那天她很疯狂,拽着我在她家各个角落做,直到我们两个再没有一点力气。

 有一次她让我去她家里后来我问她为什么一点要回家干?她说她也不知为什么,就是觉得在家里感觉不一样,特兴奋特刺,尤其是在他们夫上,周围都是他们两个的照片,就好像被他老公窥视着。

 每每想起这些,她就受不了,她说其实她早就想这么干了,有时候自己在家里一想到这样的场景,下面就了,常常一天要换好几条内

 有一回我去她家里,换好拖鞋正挂着外衣,她就在客厅里叫我看她。我回头,见她趴在沙发扶手上,家居服的子褪到了膝盖,出白白股,一扭一扭地。

 我呵呵地笑,她就让我过来摸她。我走过去啪的一下在股蛋儿上打了一巴掌,她还催:“不是那儿,你摸儿那。”

 我顺着股沟摸进去,那里面一片漉漉的。我又在她股上打了一巴掌,说:“你怎么这么?”她撅着嘴做羞涩状,说:“小妹妹想了嘛。”我问她想什么?她说我明知故问。

 然后跪在我面前掏出我的东西,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。我说:“你老公回来你是不是也这样?”她说:“对呀,但是给他弄硬了就不管了。急死他。”  M.xCUnXS.Com
上章 那人那事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