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滛兽调教师 下章
第6章 这一鞭子下来
 同一时间,女孩的视界中,出现战败灭团的系统讯息。伪装状态之中挂掉,累积的经验值也会减少。

 可是女孩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更为严峻。被兽击败的女,接下来的命运,就只能成为母胎女体,承受无尽的注种和产卵…

 不过危机也是转机,因为战斗结束之后,她的血量也会回复一点,也就是说,她可以再次行动,然后逃走!战斗结束,仍然卷住艾兰的那头电击水母,开始缓缓飘起上升。

 陷入绝望的艾莲,也瘫软地任由另一头电击水母卷起,完全放弃挣扎。只有女孩好像还很害怕似的,坐在地上不断后退。剩下那一头电击水母也不着急,只是缓缓飘向女孩。

 直到卷着女体的那两头电击水母飘上半空,确定包围圈已经解除,女孩才歉意地向两位曾经的女同伴看上最后一眼,然后果断转身逃跑,同时不心想,其实自己跟那个堕落骑士一样。

 也是个坏蛋玩家而已…当然女孩没有就这样逃掉,场上可还剩下一头电击水母,不过女孩也没太在意,在战斗中选择逃跑,只要能够撑过敌方该回合的攻击,就可以成功逃掉。

 刚才的战斗,如果不是堕落骑士偷袭,化身为敏捷型剑士的女孩,可是完全没有被击中过,然后女孩的表情,就在战斗开始时显示的双方数据中,转为愕然。

 莉莎剑士等级12状态:受孕:全能力值-50%。血量:1︱420体力:1︱140攻击:31防御:10敏捷:42技能:连击:连续攻击同一目标两次。

 现实中没有怀孕经验,游戏中也只是第一次被兽产卵的女孩,直到这时才知道,孕妇是有多么不便…

 抢先出手的电击水母也不笨,眼前女孩的血量所剩无几,随便一击也会倒下,所以它没有动用命中下降的电击技能。

 只是挥出主触手。毫无悬念,女孩再次被击败,而且被卷住脚踝倒吊起来的她,也没有再逃走的机会…被触手卷着飘上树冠,已经十分害怕的女孩,看清眼前景象后,更是掩着小嘴倒一口凉

 宛如地狱绘卷般的场景,实在太可怕。树冠上,才是电击水母巢的核心,除了刚刚“加入”的女孩三人,还有更多的女

 无一例外的,她们全都着一个大肚子。这些被捕获的母胎女体,大多都眼神空地瘫软在坚固的大树横技上,还有部分被另外的电击水母触手所绕,或恐惧或痴地承受电

 看着这些母胎女体,女孩不产生错觉,就像看见自己接下来的下场。树冠层积聚着更浓厚的毒雾气,陷入绝望预想的女孩,雪白的肌肤却在氤氲中泛起动情的红…巢内一角,还有一名赤的母胎少女。

 不同于其他或多或少仍然披着残缺衣物的女体,这名母胎少女始终被一头电击水母以电针瞄准。

 母胎少女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恐惧,即使股间两壮触手持续,母胎少女还是紧绷着颤抖的身体,在电击水母那大眼睛的注视之下强忍着快,一动也不敢动。

 虽然才刚刚被抓上来,女孩却立即明白,那名母胎少女大概曾经烈反抗又或者试图逃跑,因为女孩发现,抓住女卫士艾兰和女孩自己的两头电击水母,正以相同的眼神,直勾勾地监视着她俩。

 看来自己的下场,比预想中还要糟糕…女孩在恐慌中抖颤的身体,夹着裙摆的‮腿双‬,不自觉地暗暗磨蹭起来…反倒是女法师艾莲,抓上来之后就被丢在一旁。

 虽然立即就被另外的触手上,艾莲在惊慌过后,看清触手连接的本体水母,倒是明显松一口气。

 然后在触手中娇起来,整个水母巢中,总共有八头水母,可是其中四头,只是整体身长算上触手也不过一人高度、本体伞帽也只比人类脑袋大个一倍左右的小水母。

 抓住艾莲的那一头小水母,伞帽张开到最大也还是包不满艾莲的一双巨,两只小小的透明罩套在头上,像小宝宝般着蕴藏在巨中的丰富汁。主触手虽然也有儿臂细,却已经比大水母的主触手“可爱”得多,同样快速的送却没有夹带可怕的冲击力。

 更重要的,是那四种电针触手虽然也泛着电光,可是比起大水母那些电弧绕的电针相比,电强度明显有差。

 所以艾莲才会松一口气。却让仍然被大水母抓住的女孩越发绝望…透过身下枝叶,可以看到放下艾莲的大水母再度离巢而去,不过女孩已经无暇猜想大水母的去向,因为针对她的第二轮,已经展开。

 右脚踝被高高吊起,双手也被卷住拉过头顶,被拉成倒立般倒吊起来的女孩,只能以唯一自由的左脚害羞地夹住甲外的装饰裙摆,不安地看着眼前水母将其中一手腕的触手高高扬起…然后狠狠下!啪!“啊!”尖锐的惨叫中,女孩那本已被拉下,却又在倒吊中垂回前的皮质甲,一下子就被掉一大片。

 再次的雪白口上,更留下一道赤红的鞭痕!女孩的尖叫还未完结,触手再度高高扬起。手脚被制,无防备的身体在恐惧中颤抖,女孩只能以声音讨饶:“不要!”啪!“啊!”然后皮甲侧又被去大片,柔软的小腹也被印上红痕。“投降!投降!不要再打了!”看着再次扬起的触手,女孩还未结束的尖叫,立即改为急声求饶。啪!“啊!”皮甲背面用作固定的皮带骤然绷裂。“对不起!”啪!“啊!”连着手套的臂甲。“不要…不要再打了…”啪!“啊!”包裹到大腿中段的袜子。“呜哇…人家都投降了…不反抗了…为什么…”啪!“啊!”光溜溜的小股也吃了一鞭。

 “呜…”这边惨叫哭喊和击声此起彼伏,另一边也不遑多让。被触手卷吊起来的女卫士艾兰,早已是全,现在再次暴的侵犯。壮的触手,狠狠贯穿全少女两处,放肆地,惹起阵阵悲鸣娇

 打、哀号、娇,三种声响混合成的序曲…另一边电光炸裂,巢内一角的母胎少女,又一次被大水母产卵灌,被迫承受直袭子的体内电击。

 然而再惨烈的尖叫也无法引起女孩的注意,因为女孩自己也在触手击中不断发出更尖锐的童音哀号。

 连续触鞭无情下,在幼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,下来的瞬间剧痛过后,仍持续带给女孩又烫又麻的火辣刺痛。

 在连声尖叫中,身上布满错的鞭痕,皮甲被尽数下,浑身上下只余下一块布片。这布片的位置,却让女孩更慌张了。

 “不要!不要!那里不要…会坏掉的…”刚才被倒吊起来时,害羞的女孩连忙夹紧‮腿双‬,刚好把甲上的装饰短裙夹住,正好遮掩住光溜溜的股间重要地带。结果一顿触手鞭打下来,皮革布片尽数撕裂,最后只剩下这一块被夹住的布片。

 其实在无情的鞭打之下,就连女孩自己也都忘记这布片了,直到唯一自由的左脚也被拉开,女孩才惊觉自己身上只剩下这最后的目标。

 “绝对会坏掉的…拜托不要…”‮腿双‬被拉开,触手高高扬起,女孩就连求饶的声音也颤抖起来。

 上一刻的鞭击剧痛记忆犹新、麻烫刺痛尚未散去,如果这可怕的鞭击落在最感的股间…女孩根本不敢想像…一边求饶一边着急地扭动肢、想把布片甩下去,女孩却没有发现,濡的布片已被一道道黏糊在腿间,根本甩不掉。那些浓稠的透明黏,是女孩在触手鞭击中,从股间分泌出来的。

 曾经承受残酷的电、却同时体验到极致人外快的小小身体,受到毒浓雾薰染,在瞬间的鞭击剧痛和持续的鞭痕刺痛之中,渐渐感受到另一种同样强烈的火辣刺

 可是女孩已经陷入慌乱,只知道被鞭打的感觉十分可怕,根本无法细分其中感受。女孩只知道,这一鞭子下来,绝对会坏掉的…啪!“啊!”远比预想还要可怕得多的冲击,女孩只能放声尖叫!

 在剧痛之下绷直的身体,更是大大地颤抖起来!受到直击的股间,却同时抛出晶莹的柱。

 早已失光,女孩竟然在暴的股间鞭击中,被迫上苛烈的剧痛高!感觉成一团的女孩,已经分不清是痛是,在充斥身体的可怕感觉中,只知道哭喊尖叫…

 但是主导凌辱的并非女孩,女孩陷入恐慌、混乱还是高,对电击水母来说也没有差别。

 “呜!”下一刻,女孩的尖叫戛然而止,因为女孩在尖叫中大大张开的嘴巴,已经被一壮触手满了。

 “呜!”被堵的闷哼却停不下来,把女孩剥光本来就只是前奏,而且女孩被认定为会反抗逃跑的警戒目标,在剧痛中搐着高的女孩,立即来对准感三点的电针刑罚!麻痹松弛的股间,膣更是惨遭两壮触手同时入、二贯通!

 现实中从未感受过的刺,在游戏中被迫体验。即使女孩陷入混乱,直接传输到脑袋中的混合快,还是清晰地同时爆发。稚感的膣,被壮触手强行撑开,撕裂般的扩张刺,完全超出想像。

 同样稚,被同级的壮触手同时暴力撑开,更把可怕的撕裂感同步放大。膣外括约肌均被撑成一圈粉白薄壁,彷佛下一刻就会绷裂似的。双重的极限扩张,叠加至骇人的程度!  m.XcuNxs.cOM
上章 滛兽调教师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