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滛兽调教师 下章
第17章 以兔遭暗算
 黑暗镇,在游戏设定中可是恶之地,当然不会毫无伪装、光明正大地建立在原野上。死寂的村落,看似杳无人烟,可是一座座破旧却还算完整的建筑物前方,其实存在着一般人看不见的水波门。

 只有具备黑暗心理、被承认的人,才能透过水波门,得见黑暗镇的真貌。感受着脚下的感触,一直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堕落骑士的女孩,突然停下步来。不是高力的走不动,而是绷着‮腿双‬夹紧股绳主动停下。

 脚下小草的感触时刻提醒女孩,她可是赤的。女孩深知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么见不得人,堕落骑士却似乎要就这样把她牵进镇内!

 穿过水波门,黑暗镇里除了各式NPC镇民以外,还有其他玩家!堕落骑士对女孩的“反抗”只是冷笑一声,一路被骂虽然不痛不,还趁机会把女孩戏弄得一抖一抖。

 可是女孩明显不合作的状态,还是让他决定给女孩一点小教训。女孩当然无法以娇的股间对抗紧韧的麻绳,陷入三糙绳结在拉扯中不断磨磳感的口黏膜,受毒浸染的发情身体根本无法抵抗快,连锁爆发的持续高力的女孩只能在股绳硬拉之下被迫踉跄前进,逐步逐步接近眼前那一片看似水波般的扭曲空间。

 被迫踏出屈辱的一步,眼前影像如涟漪般漾,波纹之间景像变迁,一个接一个路人的身影渐渐出现于原本空旷的大街上。

 即使心中拼命想着这只是游戏,而且自己现在的样子也只是透过技能化身伪装的,可是当女孩被屈辱的股绳强行牵拉入镇,路上众人同时向“造型独特”的她投来一道道灼热目光的时刻,女孩心中还是无可避免地涌出强烈的羞。被抓获的NPC,像女孩这样被牵进镇内,虽然并非太罕见的事件。

 不过也没有很常见。加上女孩的造型实在足够吸引注意力,于是女孩才刚出现,立即成为最注目的存在。

 而且黑暗镇中,玩家也好、NPC也罢,基本上全是坏人,所以投向女孩的视线,也全然没有同情或怜悯。第一眼的讶然过后,女孩被迫承受的,全是或猥亵或贪婪的下目光。

 满布鞭痕的躯、紧身体的麻绳、黏糊头脸的浊,让女孩羞的每一处,均是触目的焦点。即使心中努力安慰自己,可是感觉上,女孩却能从被黏阻碍的视线中,清楚看见一众路人那齐刷刷地转过来的火热目光。

 淋浴在多道肆无忌惮的灼热视线中,增幅的羞渐渐把理性排除,游戏什么的、伪装什么的也不再重要,对女孩来说,她所看见的,就是路人全都在紧盯着她!

 沉甸甸的肚子、紧绷绷的麻绳,更是时刻提醒女孩,她此刻的模样有多么糟糕,可是自己这绝对见不得人的秽模样,此时却在大街上被所有人看光光了!

 强烈羞笼罩之下,女孩感觉彷佛连心跳也要停顿了似的,可是堕落骑士的恶意却不止于此,他要给女孩的“小教训”并不是只想要强迫女孩游街示众而已。

 借助绳师操纵绳索的能力,意念一动,女孩口上栓紧头的棉绳悄然松开,股间堵的绳结也静静地缩小起来。

 “不要!”口和小腹一松,女孩停顿的心脏却是大大地紧了一下!可惜女孩的呼叫并不能改变现实,下一刻,女孩的声音只能变调成尖锐的惨叫。

 蕴酿多时的刺,强制爆发的高,根本不可能依靠意志抵挡。栓紧头的细棉绳松开,充盈口的汁立即涌向重新开放的出口,勒紧部的麻绳更是同时配合收紧,以强力挤把剧烈的汁涌动再度大大增幅。

 充血硬的小小豆上,十数处只有孔大小的泌孔,即时被巨量汁冲开,如崩堤般汹涌而至的汁,在纤细的孔中形成强劲的一边从内侧猛烈冲刷过敏豆,一边以夸张的劲度而出!

 堵死的绳结收细,早已突破膀胱灌满道的,同样迫不及待地涌,小腹上准确地迫着膀胱的甲绳结当然也落井下石般加以挤,把失强行加剧。

 强力的,不但如汁般以强劲的冲刷来狠狠拉扯道内的过敏神经,而且本应比箭集中得多的柱,口外的绳结之后,更是烈地溅开来!

 孔根本来不及出巨量汁,强大被压缩在头内部,才刚刚离细棉绳的外部拴,却立即被迫承受异常的内部推挤,集中在小小豆上的神经只能持续输出过量的快讯号。

 本就带有强制高效果的“失”状态,更把过度高涨的排直接转化为等量的失,直接叠加在内壁遭受强力冲刷的物理刺上,形成再度倍化的

 搐的身体失去平衡,力的‮腿双‬也无法再支撑体重,女孩只能软软地倒下。绑紧双膝的麻绳不知何时已被松开,在绳子的有意支撑之下,仰天倒下的女孩,‮腿双‬大大张开,股绳却被向上紧,把女孩强行摆成只有双肩和脚尖点地、股却像拱桥般离地反弓的下姿势!

 意识已经被不断扩大的羞完全侵蚀,身体只能被本能支配,即使女孩深知自己的姿势多么下

 可是在高中本能收紧的肌却让肢进一步反弓,并如痉挛般一抖一抖地把散汁和测的洒向四周,以更变态的姿势进一步把目光引导至自己身上。

 明知道自己的身体反应羞到极点,可是揪心的羞感同时引出另一种激动的高昂情绪,从精神上引发另一波高

 沦陷的意识和失控的身体,让女孩只能在围观路人眼前,以最见不得人的下模样,作出最变态的亵表演!

 堕落骑士的阴谋很成功,一边痛哭一边高的女孩让围观群众越来越多,其中不乏玩家。被分配到黑暗镇的玩家们,游戏中称之为“适格者”总体来说就是一群变态。这群变态之中。

 除了极少数如女孩般善良的异类以外,绝大部份都是自私自利的坏人,自然也难以建构以信任为本的长久合作关系,可是这游戏又是网游。

 虽然设计上独行玩家似乎也可以依靠智谋单独攻略,可是组队合作仍然是较为有效的游玩方式,经过电击水母一役,首次攻略F级任务的堕落骑士,心中也兴起了组队的想法。

 而要在黑暗镇的坏人玩家里,找到以利益为本的合作颗伴,首要条件就要展现自身实力,其中第一步,就是先闯出个名称来。要建立知名度的话,当众欺负NPC,正是方法之一。

 所以可怜的女孩,就这样躺在地上反弓着,被迫羞,直至堵截累积多时的巨额量渐渐光之后,还被在股间三的绳结以及栓在三颗豆上的棉绳,以拉扯、磨蹭、抖动等动作加以刺,继续被迫表演屈辱的强制高,在越来越多的群众环视之下,以吹代替失,又继续反弓着了很久很久…

 后来哭红了眼被女孩才终于被堕落骑士牵回自家宅基地,散去的群众中,适格者之间的交谈里,也多出了堕落骑士这号人物。

 不过堕落骑士只是成功出名,还未有机会展示实力,所以大家暂时还是把这事当成趣闻谈资而已。

 同时感叹堕落骑士的宅基地没有建立卖宿,大概没有机会来去玩玩看那只人的孕腹小萝莉云云。被当成NPC惨遭公开处刑的女孩,却没想到那么多。

 害羞内向的女孩,才第一次正式跟其他玩家接触,就受到如此过份的辱,幼小心灵可是大大受创,崩溃般的孩子式哭喊。

 直到浑浑噩噩地被堕落骑士牵回宅基地以后,还没停止,不过,接下来女孩却没有受到预想中的凌。女孩的职业技能可以伪装成NPC,而且是在别玩家眼中也完全NPC化,她可是深知这意味着什么。

 这游戏的玩家大多数也是男,那些“绳师”、“痴汉”、“女畜调教师”、“强魔”一类的职业名称更是很显著地标示着那些被评为适格者的玩家们,到底都有着什么样的黑暗望,落在他们手中的女NPC,命运可想而知。

 所以女孩一直也尽量避免跟其他玩家接触,仅有的几次也只是在合作战斗后赶紧溜走,以兔遭暗算,只是跟堕落骑士组队这次,却是在战斗中已经被暗算,才让女孩不慎中计。  m.xCunXs.Com
上章 滛兽调教师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