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逆缘之代父娶母 下章
第一章
 自从三十岁的志达接管“龙兴企业”使得公司业务蒸蒸上。看着同行在经济不景气中一一倒下,更使得“龙兴企业。”这个名号更响了。

 可是,此时的志达,坐在十四层高楼上的办公桌旁,遥望着台北铜山铁墙般起伏的高楼,和来往稀疏的车,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应该是回家抱老婆、或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了。

 但是,他没有心情去那花花绿绿的世界,更不想回家面对老婆。志达缓缓的叹了口气,坐在椅上,将身体转了过来,眼神中竟带着无奈及厌烦。

 是业务的繁杂吗?还是…原来,十七年前,志达入赘到人丁单薄的汤家,汤家老爷一直都希望能在志达这一代为他们带出更多的人丁,没想到志达十七年来只让老婆淑贞生了一个儿子,汤家固然高兴,却仍嫌不够,一直紧他们夫两再生,越多越好。

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,十七年来,不管什么“正方。”、“偏方。”都用尽了,始终没办法再令淑贞产下一子半女,汤家老太太更是放下狠话,若是再不行的话,将要实施“借种生子。”志达是一个堂堂的企业董事,怎么可能会答应,后让人留下话柄。

 想想自己家里的兄弟姐妹高达十一个,没道理自己没有遗传到呀,难道真的是自己有问题?又想到岳母指着他的鼻子,声言具厉的说:“再给你一年的时间,若还是不行,一切由我做主。”

 一想到这里,志达的心中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念头,心中喃喃的说:“你做主就你做主。”但一想到子那美丽清秀的脸庞。

 又想到后的做人处事,心中又不甘愿,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,带着决一死战的心情回家。回到家中,看到十六岁的宝贝儿子系德正在客厅看电视,对儿子说:“看电视怎么不开灯呢?”说着将电灯打开。系德叫了声:“爸爸。”

 眼神有一点慌乱。志达并未察觉,在系德旁边坐了下来,轻拍着儿子的头说:“暑假到了,有什么计划?”系德装着若无其事的说:“还没决定。”

 志达又说:“赶快计划,不要让暑假虚渡了喔。”说着,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。走了几步,回头对系德问:“你妈呢?”系德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,说道:“啊…妈…刚刚好像在洗澡。”

 慌忙的将电视关掉,又说:“我回房了。”快步往楼上房间走去。志达一心都在想着传宗接代的事,根本没发觉儿子的异常,心想:“你早早上去也好,爸妈才能努力替你生个弟弟或妹妹。”

 边想边走进房中。正好淑贞从房中的浴室出来,头上住头发,将粉颈完全暴在志达的眼中,身上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,哪里裹得住淑贞那玲珑有致的曲线,雪白也似的肌肤令志达看了口水直。淑贞见志达贪婪的眼神,微笑说:“你回来啦。”

 志达从后面环抱着淑贞,鼻子一直在淑贞颈后嗅着:“啧,啧,真香呀!”淑贞轻轻的挣脱,转身推着志达笑着说:“先去洗澡。”

 志达却撒娇着想要来抱淑贞,嘻笑着说:“我等不及啰!”淑贞快步逃到的另一边,也嘻笑着说:“急鬼,先洗澡啦!”

 志达也就依了淑贞进了浴室。志达快速的洗了澡,心想:“今晚无论如何要有了。”志达洗好了澡,一丝不挂的步出浴室,看到淑贞已经穿上一套感内衣侧卧在上,志达依稀记得那是今年情人节所送的礼物。

 一系列的红,红色透明丝质的长袖衬衫,里面内衣内也是丝质透明的,罩的肩带只是两条细绳,两颗头突起,将红色透明的布料撑起美丽的皱折,而内也只前面一片,黑色的清楚可见,其他也都是细绳。

 志达见到子这样的感,心想:“她虽然已经三十七岁了,身材还是像当初我娶她一般,令我…如此…这个…”

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涨到极限的头处发着油亮亮的光泽,心中又想:“好兄弟呀,你今晚可要好好争气呀!”想着,跃上了铺,抱着子狂吻。

 淑贞却一直挣脱,口中说道:“别…别那么急嘛!”但是志达的攻势丝毫不减,反而更增,狂吻之际,左手已握住淑贞右边的房,隔着丝质罩开始起来。

 右手去淑真的内,将她两腿撑开,握着就准备进去。淑贞却一直挣脱,口中娇着说:“嗯…等一下嘛!

 我…有东西要给你看。”说着用力将志达推开,起身下。志达满柱热血被淑贞冲散了一半,以手支额侧躺在上,埋怨的说道:“做就做嘛,看什么?做完再看呀!”

 只见淑贞打开衣橱,从下层的抽屉拿出一卷录影带,说着:“陈太太知道我们的状况,说我们可能是欠缺情调,所以借了这卷带子给我,又说…”志达点了一烟,说:“又说什么?”

 淑贞将带子放入房中的录影机中,按下“拨放键。”又将电视打开,说道:“又说…做的时候两方面的情绪也很重要。”

 随即走到边坐下,看到志达在抽烟,伸手将他手中的烟抢过去,在烟灰缸中按熄了,说道:“她说这个也有关系,所以不能。”

 淑贞看见志达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,将身体靠向志达,头埋在志达的膛里温柔的说:“我们已经什么方法都试了,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总要试试,我可不想有别人的东西在我肚子里。”

 志达听见子这么说,也就抱着她的头:“嗯,就听你的。”电视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话,两人一起转头看着电视,只见电视中一双男女光着身子拥在一起,男的吻遍了女人的全身。

 尤其是那双房、头。更令她们惊奇的是,男人竟然俯身在女人下体“用功。”没看过A片的她们,好奇的想要看看那男的的动作,不约而同的坐起来。

 只见那女的身体如水蛇般的扭动,原本的娇也变成呻,只是听不懂语,不知道在叫些什么,看样子是很陶醉。

 等到镜头移近的时候,才知道,原来那男的用两手将女人的户扒开,舌尖一直在蒂上来回滑动,女人的双手紧按着男人的头,道中汨汨的水。

 志达看的是高涨,跳动不已,涨到感到些许疼痛。淑贞却是全身发烫,靠得志达更紧了,‮腿双‬紧夹互摩擦,只感到中麻,似有万虫钻动,更像是有体要出般,紧夹着‮腿双‬想要克制它出,却又像是制不住,‮腿双‬互摩擦忍耐。

 淑贞渐渐觉得情将要无法克制,中的那粒小豆儿也已涨大到极限,‮腿双‬紧夹着摩擦已不是在那股体了,因为体早已将大腿内侧染的滑,而是在利用紧夹的动牵动的摩擦,使蒂能感受到一阵阵的刺,让水出更多。

 淑贞此时只觉得,那股得越多,身体的快意就越来越多。淑真沉浸在自己的愉之中,鼻息渐渐沉重,口中不自觉的低声发出呻:“嗯…”没有看过A片的志达,虽然发现子奇怪,却直盯着电视中的男女,只见那男人仰躺着,任由女人的红及双手‮弄套‬他的。志达心想:“这就是所谓的口了。”

 不由自主的左手握住了,缓缓的抚摸。淑贞沉醉在自己的世界,闭着眼享受摩擦带来的快,本来抱着老公的右手,缓缓的在自己身上向下摸索。

 直到中指触碰到红肿的蒂时,全身如电击般的颤抖了一下,水出来的更多了,正当这两人再忘我的境界时,却不知道,窗外正有一双而又稚气的眼睛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。***

 系德已经不是第一次偷看父母的隐私了,从他上国中开始,知道有“。”以来,早就将妈妈当作是幻想的对象,因为时常可以看到父母“做人。”

 而自己的母亲又是如此的美貌。一种原始的爱在他心中升起究竟是什么时候起有了“母子伦。”的疯狂念头的,系德已经记不清了。

 或许是三年多前就有了萌芽吧,那时候系德才十三岁,刚上初中一年级。和所有正常的男孩一样,首次梦遗之后逐步进入了青春期,开始对异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和兴趣。

 起初系德注意到的对象只是身边的女同学,她们的脯已经开始发育了,夏天的时候衣衫比较单薄,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小蘑菇般隆起的房轮廓,有时还能瞥见校服上有两粒圆点突起的痕迹。

 系德经常一边偷看这人的情景,一边在脑子里遐想她们光着上身的样子,心里既觉得刺万分,又很有些不好意思。除此之外,随着国内的渐开放,电影电视上越来越频繁出现的暴画面,也对系德造成了不小的冲击。

 每次看到有女演员更衣、洗澡或者是亲热的镜头,屏幕上出来的雪白体都令系德心跳不已,虽然这种是相当有限的,顶多就是赤肩膀或者背部,裙子飘开出大腿,或者是小半个白子。

 但也已经够系德激动半天了,后来家里买了电脑,而且还上了网。  m.xCUnXs.Com
上章 逆缘之代父娶母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