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逆缘之代父娶母 下章
第五章
 第二天,母子俩人都起得很晚。还是做妈妈的先起,自从昨晚刻意的在儿子面前自后,淑真心想要豁出去了,但终究有些矜持,所以还是抱持着惑的本意,让儿子对自己下手。

 这样或许可以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。淑贞将单换过,然后洗个澡,穿上志达送的花边丁字,更不穿罩,只披了一件半透明的衬衫,前上三颗钮扣不扣,出白皙的脯,而两颗头更在白色半透明的衬衫内若隐若现的,转身向厨房走去。

 淑贞快把早餐弄好时,听见声后有轻声的脚步声,知道是儿子来了,没有转身,就对儿子说:“你先坐一下,妈午餐快弄好了。”说着‮腿双‬微曲,弯下去在琉理台中拿盘子。

 此时股正高翘对着系德,淑贞在做这动作时,想到身后是儿子,脸不由得红了起来,系德一进厨房见到妈妈人的模样,早就按捺不住了,这时见到妈妈白皙浑圆的部,更是难耐,那丁字根本没法遮住淑贞的部,那一条黑色细线陷入股沟,私处隐约可见。

 淑贞弯拿盘子的同时,更偷偷向后望见儿子的表情,假意在找寻盘子,将部左右摇晃,脸却羞得更红了。

 只见系德起身又止,缓缓坐入椅中,眼睛却一直盯着妈妈的部。只羞得淑贞心中嗔道:“快来呀,快来妈妈怀里呀!”淑贞开始陶醉在惑儿子的情上。

 见儿子久久不动,随手拿两个盘子,将鐹里的咖哩饭分盛成两盘,端去放在餐桌上。系德看妈妈转过身来,忙镇摄心神,但却又见到那若隐若现的两粒头,下之物早已涨到极限,眼睛盯着妈妈的头,不自觉的伸舌在嘴了一下。

 淑贞恍若未见,将一盘放在儿子面前,故意将动作放得很慢,让儿子可以好好的看看自己妈妈的房,然后再走到儿子对面缓缓坐下,自顾吃着盘中的饭。系德心想:“妈妈分明就是在惑我,可是之前…”

 想到之前父母同斥的画面,心中对眼前的事有一点茫然。低头缓缓吃着饭,母子俩人就如此默默的将饭吃完,然后系德坐在客厅看电视,淑贞却在房中烦恼,心想:“我这番惑不要搞得四不像,到时志达回来系德才发难却是糟糕。”

 心中苦无法子。已偏西,淑贞左想右想,只得走一步是一步,将身上的衣服全套换掉,穿上那知道儿子偷窥时的那套红色感内衣,又加穿了红色丝袜。

 然后钻入被窝,对着门外高声叫道:“系德,你进来一下。”系德听见母亲的叫唤“喔。”的一声,说道:“来了。”

 系德满怀心事的踏入母亲房中,见母亲躺在被窝里,只出头和两个肩膀并手臂,心中微感失望。淑娟感到儿子的眼神中带着失望,笑着说:“妈妈很久没有跟你谈谈了。”说着被子掀开,坐了起来。

 系德一见到妈妈这身感的衣服,头、隔着红色丝质地布料中,更显得娇,衬着母亲白皙的肌肤,此时外面夕阳的余光洒进来,将母亲的身体显得冉冉上升的模样,不看呆了。

 淑贞见儿子这样痴痴的望着自己的身体,心中羞涩和欣喜加,缓缓说道:“你喜欢看,就靠近一点呀!”系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茫然的发出一声:“啊?”只见淑贞缓缓站起。

 此时系德面着光看着母亲的身形,虽然光线已经很微弱了,但是却掩盖不住淑贞的苗窕身影,只听见淑贞温柔的说:“想不想看得更清楚些?”说着将身上的衣除下,只留下一双红色的丝袜,此时太阳已全没入西方,母子俩相距不到三公尺,却彼此都瞧不清对方的五官。淑贞又说道:“不要把我当作你的母亲。”说完后,缓缓坐倒,然后仰躺在上。

 系德手足无措,不知是否该上前去,其实他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,只是住在郊区山中的别墅,邻近并没有年纪相彷的孩童,不免造成有些自闭的倾向。

 上次会对母亲那样,却只是一时蒙了心,经父母的训斥后,已经强制收敛。没想到母亲这几天来三番两次的惑,加上现在已经摆明了,心中强的狂又一点一点的爆发出来。

 这时的系已经完全的不相信自己是在现实中了说道:“这一定是在梦中,这样的梦可不是天天可梦见到的,我要好好的珍惜,千万不要让梦醒来。”淑贞吃吃的一笑,:“小傻瓜,咬自己看疼不疼,就知道了。”

 “啊,好疼啊。”系德知道了这不是在梦中是真正的现实只听淑贞又说:“你不是想要妈妈吗?怎么…”话还没说完,只觉得一股大力拥住自己,热的双在脸上吻。淑贞温柔的说:“温柔一点,妈又不会跑了。”

 系德听了这话,动作开始放慢,淑贞也开始慢慢享受背德的情,加之体上的愉悦,母子俩体的相拥在一起,相互绕,好像是儿子重回到母亲的哺育中,又像是母亲保护儿子般的爱恋。

 ***他使劲抱住妈妈,手不停在她的身上‮摩抚‬着,最终在淑贞的房上停了下来,轻轻的动着。可刚了两下,又紧张的缩了回去,毕竟这是自己的母亲。嘴里念叨着:“妈妈,我我…”

 淑贞又抬起头,微笑着拉着系德的手说:“傻孩子,我是你妈,但同时也是女人,是一个有着需要的女人,但绝对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,只有自己的至爱才有资格拥有我的身子。”说着把系德的手从睡衣的对襟处伸进去,直接放在自己的房上。

 系德的手再一次握住了她的房,一只手居然还不能完全握紧,所触之处滑细腻,柔软异常,但柔软中又不失弹。淑贞微红着脸闭着双眼,躺在系德的怀里,温顺的承受着儿子的‮摩抚‬。

 也不知道是嘴还是鼻子里发出一阵轻轻的姣,随着系德的动,睡衣的对襟不知不觉中向两边敞开,淑贞那如雪赛霜的脯完全展现在系德的眼前。

 系德一看之下,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停止了动,不由的屏住呼吸,呆呆的盯着淑贞前的那两座玉女神峰。

 只见那部的肌肤,如玉似脂,在灯光的照下,微微反着光彩。一对房高耸拔,丰,浑圆。白里透粉,晶莹剔透。没有丝毫因为生育而下垂的痕迹,是最令人心动的半球形,向前出。

 峰顶的晕不算很大,却是那样的均匀。顶端上那两个的头鲜红滴,不大不小,象两个闪光的玛瑙,随着淑贞的呼吸调皮的颤动着。实在太人了,只看的系德口干舌燥,呼吸紧促。

 淑贞闭着眼睛,享受着儿子的爱抚,可突然半天不见动静,微微睁开眼睛,看到儿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看自己赤房,心里一阵羞涩。再看到儿子那傻呆呆的样子,不由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系德被妈妈一笑惊醒过来。

 系德再也按耐不住,一把将妈妈抱个满怀。伏下身子,两只手在妈妈光滑娇的‮体玉‬上肆意游动,火热的嘴吻遍了淑贞的每一寸肌肤。那对房在系德的手里被挤的变了形,柔的肌肤从系德的指里钻出来。

 两个红头,倔强的抬起了头。淑贞在儿子近似疯狂的‮摩抚‬和亲吻下,两颊绯红,呼吸越来越急促,脯不停的起伏着,只感觉到浑身燥热,身体微微的发抖,微闭着双眼,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两条腿紧闭着,不停的来回磨擦,两只纤纤玉手也紧紧的抱着系德,在系德的身上摸索着。

 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姣人心扉。使的整个室内的气氛变得媚而春光旎。不知不觉中,的衣服都滑落到了下,此刻系德的小腹内一团烈火烧的浑身烫,那个精灵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,涨的发疼。

 淑贞也被儿子‮摩抚‬的媚眼如丝,娇如兰,越来越急促的呼吸,让丰房不停的颤抖,那芳草从中的花源早已经是,泉水潺潺了,大腿内侧和部下的单上也已经是洪水泛滥。可内心的羞涩使她不敢张开眼睛,只是任由儿子轻浮着,等待着。

 系德已经顾不上再去欣赏这人的景象,分开她的‮腿双‬,让那个已经壮的精灵对准,那泛着清泉的桃花源,奋力一部,只听“滋。”的一声,竟一头扎了进去。

 淑贞只觉得一火热的东西,猛的进自己的下体,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让她“啊…”的叫出声了。

 只见她粉眉紧皱,药着樱,两手用力的抓住单,而此刻的系德,热血沸腾,那里去注意她的神情,而是失去了平里的温柔,象发疯一样,奋力的动着部,滚烫巨大的,不停的在淑贞的小里翻腾搅动。

 渐渐的淑贞的眉头舒展开了,抓着单的手,也抱住了系德的背部,两腿主动分的更开,夹住系德的,微微的抬起部,向前送。

 每次系德的探到底的时候,淑贞的嘴里就会发出娇媚的呻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。与两人身体的撞击声,汇成天下最动听的响曲。一对房随着系德的动上下摆动着。真是“娇声声心扉,波层层耀干坤。”  m.XCuNXs.COM
上章 逆缘之代父娶母 下章